A5下载
今天是2017年03月25日,星期六
 购物车(0) |  | 联系我们 | RSS
中国琥珀网-最权威的琥珀门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琥珀学堂 » 正文

珍藏版!抚顺琥珀知识!(转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19  浏览次数:2184
核心提示:第二章驰名世界的抚顺琥珀5000多万年前,这里的莽莽林海曾洋溢着远古大自然的风光;这些珍稀生灵曾活跃在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上
       20140905092602_6545

第二章 驰名世界的抚顺琥珀

5000多万年前,这里的莽莽林海曾洋溢着远古大自然的风光;这些珍稀生灵曾活跃在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上;还有那些飘香的树木,曾伴着这里的潺潺小溪,鸣奏着大自然千回百转荡气回肠的吟唱……

是地下滚烫的岩浆给了大地翻转腾跃的千钧力量,丘陵夷为盆地;森林变成矿藏;凝固的松脂和远古的生灵,在斗转星移之中,为几千万年后的人类重新演绎出远古生态乐园里的鸟语花香……

 

抚顺含煤盆地及抚顺琥珀、琥珀昆虫的形成

今天,处于高科技飞跃发展的人类,早已不再质疑世界最高山峰珠穆朗玛曾是幽深的海底,不再困惑撒哈拉大沙漠曾是鸟语花香的乐园。同样,对于纵横抚顺市区三十多里的广阔煤田,人们当然很早就已经知道了它的所在曾经是一片繁茂的远古大森林,并且还呈现过远古大自然十分优美奇妙的自然生态景观。

抚顺煤田所在是个盆地,“从第三纪古地理格局来看,抚顺含煤盆地位于我国东北的东部,完达盆地的南端,为完达盆地东西两侧两条深大断裂南端的交汇处,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地堑式的断陷盆地”(《中国琥珀昆虫志》)。抚顺含煤盆地是在太古界震旦系鞍山群花岗片麻岩和白垩系龙凤坎组侵蚀面基地上形成的,形成之初,受燕山运动的影响,地势起伏,水流多变。随着气候由干燥逐渐转变为温和、潮湿,植被迅速生长繁殖。之后,由于盆地迅速下降,形成浅水沼泽,此时植被不断堆积,埋于地下形成沼泽相煤层。

当时抚顺地区受到古太平洋板块向西俯冲的影响,早期玄武岩喷发,火山活动频繁。火山喷发之后,大量的火山灰沉积成凝灰岩,火山喷发后曾有一段停息期,盆地继续汇水并不断下降,形成大面积深水沼泽,植被随着良好的气候条件继续生长与繁殖,盆地仍不断下降,植被也不断大量堆积,火山又开始频繁喷发。

火山喷发之后,远古的抚顺大地上出现了新奇壮丽的自然景观,原有的一座座高低不平的山丘,被火山灰所充填,形成了大面积开阔平坦的盆地,为水系的流通和汇集创造了极为有利的自然条件,在火山喷发之后的大地上形成了广水、深水的沼泽盆地,此时的气候也发生了变化,由温和、潮湿转变为亚热带——热带气候,热带的阔叶林、落叶林和常绿林迅速生长,形成大面积原始森林植被。由于气候温热,水系发达,森林植被茂盛,各类昆虫和动物也随之迅速繁殖。

随着盆地的继续下降,水量不断增大,沉积物大量堆积,生物有机质增多,盆地由深水沼泽过渡为湖泊,同时沉积了巨厚层褐色的油母页岩。当深水湖泊转变为浅水湖泊时,各种水生生物也开始大量生长繁殖,鱼、龟等数量繁多,各种陆地昆虫和动物也十分活跃。盆地中出现了水生生物丰富多姿、陆生生物繁衍活跃的生物种类最多、数量最大的繁盛时期。

盆地仍继续下降,由浅水湖泊再度转变为深水湖泊,此后,盆地处于以升为主以降为辅的不稳定运动,湖水也随之而变浅,成为河湖。在河流的不断冲刷下,沉积了河湖相的细砂岩、砂砾岩等。此后,盆地完全上升,结束了沉积的历史。

抚顺含煤盆地的形成过程,大致经历了沼泽——湖泊——河湖为主的几个沉积阶段,最后盆地抬升而消失。

据专家考证,从古气候与古植被特点来看,当时抚顺地区应属于东北潮湿、温暖——半干旱亚热带气候,处于南北气候过渡带的边缘地区,因此形成了温暖、潮湿、亚热带向半干旱亚热带过渡的自然生态环境。在有利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气候条件下,各种热带、亚热带动植物迅速生长繁殖,形成了大面积原始森林,繁衍了各种水生生物及陆生生物。

据有关专家考证,远在5000多万年前,抚顺原始大森林的植物种类繁多,迄今已知的有73种,56个属,36个科。这些植物广泛地生长在湖泊的深水、浅水地带,沼泽、河流沿岸,还有丘陵与高山区域,构成了独特的抚顺植物群。

“抚顺植物群中最主要成分以松柏类的二列水杉为特色,几乎分布于整个盆地,成为植物群的主体;次为欧洲水松、北极连香树、羽裂香、蕨木、茂叶桤、抚顺桦、考福斯海金莎、水果栾、抚顺槐叶苹、中国似沙巴榈、古莲、钱线蕨型银杏、褐煤紫萁、中国杨、抚顺槲叶、狭叶樟、羽裂香蕨木等;再次为长叶绿球、抚顺臭椿、古黑三棱、美丽荚蓬、胡桃叶芩等60余种的植物群落。以上植物形成了亚热带的常绿林、阔叶林、落叶林混交的原始森林,成为抚顺含煤盆地自然生态景观的主体。”(《中国琥珀昆虫图志》)

在这片繁茂的抚顺植物群中,有很多树木能够自然分泌出树脂——一种凝胶状或黏稠状的液态分泌物,当温度偏高时,植物内部就会产生自然分泌。当时抚顺地区气候炎热,储量丰富的树脂在高温下自然流淌出来,也有的树木因自然灾害而受到创伤,在折断处或裂口处也能分泌出树脂,树脂凝固后成为松香。

茂盛的森林植被,适宜的温度与气候,为大量的昆虫和动物提供了生存和繁衍的有利条件,形成了森林茂密,昆虫繁盛的自然生态景观,构成了第三纪独特的“抚顺昆虫群”。昆虫对气候有着特殊的敏感,从抚顺琥珀昆虫中发现的很多热带、亚热带昆虫,如今早已从抚顺大地上消失了。如蓝绿象甲、泥甲等,据古昆虫学家考证,蓝绿象甲是典型的亚热带、热带昆虫种类,是东洋区特有的甲虫。在始新世时期,随着南方亚热带、热带气候向东北入侵,这类甲虫也向北迁移,到抚顺地区安家落户,生存繁殖。后来又经过漫长的演变,大约到了渐新世时期,亚热带、热带气候逐渐南移,气候转变温凉并向南扩展,抚顺地区原有的亚热带、热带气候亦随之向南退缩,这种甲虫也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向南迁移,如今这种甲虫已栖息到长江以南,一直到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地,抚顺地区早已不见踪影,还有许多亚热带、热带昆虫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抚顺地区在5000多万年,是属于那种潮湿温暖——半干旱亚热带气候,而并非是当今的温带气候,抚顺的琥珀昆虫已经证实了这一结论,这与古植物学得出的结论完全相同。抚顺琥珀中保存的植物大都为水杉、阔叶中的片段,这足以证明抚顺地区在远古时期的植物类群大都是热带、亚热带的阔叶林、水杉等植物,这些叶化石也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琥珀中的昆虫又是怎样形成的呢?这是一个非常巧合的过程。炎热的气候,促使大量丰盈的树脂不断地自然分泌。松树、水杉、臭椿等不同树种,在生长过程中不断流出各种颜色的树脂,当树脂流淌时,还飘逸着各种香味儿,也许是小昆虫、小动物闻香而来,也许是它们正飞到或正爬到树脂流淌的地方,黏稠的树脂流淌后并没有马上凝固,那些小昆虫、小动物一旦被粘上,就是竭尽全力挣扎也无法逃脱,而树脂依然按照先前的路线继续流淌,将这些小昆虫、小动物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至于琥珀中的树枝、草叶,也许是树脂流淌时恰好被粘上,也许是被风吹到还没有凝固的树脂上,同样被严密地包裹起来,黏稠的树脂就像一个透明的棺椁,把各种动植物被粘住的那一瞬间的姿态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成为瞬间的永恒。

这些小昆虫、小动物被粘住时,有的是孤身一个;有的是几种不同种类的昆虫、动物同在一处;有的甚至是一个大家族;更有趣的是,还有昆虫交尾时的场面。这些小昆虫、小动物被粘住时的各自姿态,经历了几千万年桑海沧田的巨大演变,依然完好如初地展现在今天的人类面前,不能不令人感叹大自然造化万物的奇观。

 

琥珀和琥珀昆虫的形成过程是一个漫长的地质演变过程。由于当时抚顺地区气候温热,水系发达,森林植被迅速繁殖,形成了茂密的原始森林、繁盛的昆虫群体。原始森林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生不息地生长繁殖,堆积了大量的原始植被。随着地下岩浆的剧烈活动及火山喷发,使地壳升降强烈,盆地急速下降,被包裹在树脂中的各种动植物和分泌树脂的原始森林,随同因地壳变迁被搬运而来的各种树木聚集在一起,被深深地埋藏在地下封闭起来,与空气隔绝。那些凝固了的树脂和被树脂包裹起来的各种动植物受到了天然保护,不致被氧化、腐烂或受到天然破坏。

又经历了漫长的地质岁月,在地下经过温度和压力的作用,原始森林炭化成煤,树脂变为琥珀,被树脂包裹起来的动、植物变成了远古生物的“活化石”,即琥珀昆虫和各种带有植物的琥珀。这就是抚顺煤炭、抚顺琥珀及琥珀昆虫的形成过程,距今已有5000多万年的漫长历史,在地质时代上属早第三纪始新世早期。

那些当年有幸没有被树脂粘上的昆虫和各种小动物,由于火山喷发和在地下成煤时温度都很高,早已被燃烧殆尽,以至于在煤层中从没有发现过它们的化石,而那些被树脂粘住的小昆虫,却保留至今。当年的不幸,变为珍宝;当年的幸运者,却早已灰飞烟灭。看来,先贤所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真乃透彻至极,这些富于哲理的古代名言竟然也应验在了小小的琥珀昆虫身上!

与琥珀共同生成的还有煤精。煤精,学名烛煤,又称煤玉,由大量低等植物形成,如藻类、苔藓等等,属腐植煤、腐泥煤类,是雕刻工艺品难得的原料;琥珀,属残植煤类,是制作装饰品的上好原料;它们共同储存于西露天矿古城子组本煤层的上部,厚度05米,是抚顺煤田里的珍宝。另外,在抚顺老虎台矿,煤层中也含有大量浅黄色的琥珀,呈带状或零星分布在煤层中。老虎台矿的琥珀特别软,颜色清亮,清澈透明,只能用手工研磨制作。由于老虎台矿一直是斜井和竖井采掘,琥珀的采集比较困难,因此没能得到有效地开发和利用,这也未免不是个遗憾。

据有关专家的多年研究和煤矿采掘实践,发现在3亿多年前的古生代石炭纪、中生代,直至几千万年前第三纪的煤层或其它岩层中,都含有琥珀,但各地区各地层中所含琥珀的数量各不相同。总的来说,古生代的琥珀含量较少,中生代较多,第三纪最多,也是琥珀产量最多的地质时代,抚顺琥珀的形成正是这一地质时期。

抚顺琥珀中的昆虫种类,经有关专家鉴定的已有200多种,据科学家说,实际上的种类远远超过这个数字,科研工作者在含煤盆地中还发现了大量的水生生物化石以及少量的鱼化石、龟鳖化石,当地采集琥珀的人也发现了木化石、碳化石、硅化石和大量的叶化石,由此可见,抚顺含煤盆地是一个十分优美的自然生态乐园,这里有水有陆,水中生活着各种水生生物,陆地上生长着原始森林,森林中又活跃着各种热带、亚热带动物和昆虫,形成了一个完美和谐的自然生态环境,这是远古大自然赋予抚顺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景观。

 

抚顺琥珀色彩与种类

抚顺琥珀品种多样,光彩照人,可谓五颜六色,七彩缤纷。每一种色彩都给人以美的享受,令人心旷神怡,目不暇接。

抚顺琥珀的颜色有:黄、金黄、橙黄、棕黄、褐、红褐、淡红、血红、黑色、栗色等多种颜色,还有极为罕见的浅绿、浅蓝、淡紫及变色琥珀。无论哪一种颜色,都透着深沉典雅,古朴含蓄,故而又有“低调贵族”之美誉。自古以来,不同颜色的琥珀又被人们喻为不同含义,如“金珀聚财,血珀避邪,翳珀、蜜蜡是药珀”等等。

琥珀品种的划分,从习惯上讲,透明的称琥珀,不透明的称蜜蜡,若从专业角度划分,则根据琥珀的颜色、透明度及纹理的不同,划分出许多品种。如:红而晶莹者为血泊;金黄色者为金珀;红黄色者为明珀;黄而明莹者为蜡珀;带香味者为香珀;色黑黄、重如岩石者称石珀;纹如马尾松、红一道白一道者为花珀;其中血珀、金珀、花珀为优质琥珀。看上去是黑色、在强光照射下透出红色的是翳珀,古籍中载翳珀为“众珀之长,琥珀之圣”;尤为珍贵的是包裹着小昆虫、小动物的琥珀,即虫珀,统称为“琥珀昆虫”,这样的琥珀不经琢磨,就可以直接用作装饰品。此外,带有植物枝叶的琥珀,也同样十分珍贵。

还有一种极其稀少的琥珀水胆。琥珀水胆与玛瑙水胆形状相同,玛瑙水胆是火山爆发时形成的。当火山爆发时,地下岩浆喷涌而出,天空中水蒸气遇热后形成雨水,雨水降落到岩浆上使岩浆变冷迅速凝固,裹在岩浆里的水分来不及蒸发就被岩浆包裹起来,经过地壳的压力和变迁,形成了含有水分的玛瑙水胆。因玛瑙水胆十分罕见,所以也就格外珍贵,如制作成工艺品,更是价值连城。

琥珀水胆也有类似经历,不过它不是以火山爆发的形式形成,而是树脂在流淌过程中遇到雨水,将雨水粘住裹挟而成。琥珀水胆含水量较少,且琥珀密度较玛瑙差,水分不易保留。早年抚顺著名琥珀艺人孙大旗,曾将一块含有水胆的琥珀放到水盆里浸泡,以防水分蒸发。时隔一月以后想用此料雕刻作品时,发现琥珀里面的水分没有了。什么原因呢?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改变了它的生存环境,致使它失去了应有的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可见,琥珀水胆的保存是多么地不易!

自然界的琥珀主要产自煤系地层和滨海砂矿,前者为生物化学沉积矿藏,后者为滨海砂矿藏,抚顺琥珀属于典型的生物化学沉积矿藏。

当地搞琥珀工艺加工的艺人们又把抚顺琥珀分为三大类,也就是当地人俗称的“罐笼料”、“矸子料”和“大掌子料”。“罐笼料”是薄皮料,也是当地最好的琥珀原料,不用去皮,就可以看到晶莹的琥珀,“罐笼料”也是出产琥珀昆虫最多的原料;砂质页岩中的琥珀即当地艺人俗称的“矸子料”,也称作“硬料”;煤层及黑色页岩中的琥珀就是当地艺人称之的“大掌子料”,相对较软,也称作“软料”。

抚顺花珀、抚顺蜜蜡产量相对较少。花珀,是琥珀中的珍稀品种,在世界琥珀产地并不多见,早年抚顺人并没有认识到它的珍贵性,把它作为次品、下脚料,甚至把它扔掉烧火。随着人们生活和文化水平的提高,加之全球宝玉石市场的火爆和“琥珀热”的升温,抚顺花珀才显露出它的特殊价值,一是它天然的地质纹理带给人们的另一种欣赏乐趣;二是它数量的稀少增加了它的收藏价值。近年来,随着市场和人们收藏鉴赏的需要,原来不被人们看好的抚顺花珀,价格陡然攀升。

花珀中又分为黑花、白花、亮花,其中亮花又称作水骨料,白花又称作干白料。水骨料以深棕色或褐色透明体为主,夹杂着白道;干白则以白色条纹为主,夹有极少量的棕色或褐色条纹。

抚顺蜜蜡较花珀还要少,由于数量稀少,一直无法形成批量产品,串成一条项链都很难。这是一条由水骨花珀和抚顺蜜蜡制成的项链,这样的项链绝不雷同,也是抚顺琥珀项链中极为稀少的珍稀品种。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