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下载
今天是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购物车(0) |  | 联系我们 | RSS
中国琥珀网-最权威的琥珀门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报刊转载 » 正文

抚顺琥珀雕刻技艺与传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1-02  来源:中国宝玉石杂志  琥珀  作者:范勇  浏览次数:38
核心提示:【摘要】抚顺琥珀是抚顺西露天煤矿出产的独特的有机宝石资源,中国的琥珀雕刻,已经有3000年的历史,抚顺琥珀雕刻技艺自1906年中

【摘要】抚顺琥珀是抚顺西露天煤矿出产的独特的有机宝石资源,中国的琥珀雕刻,已经有3000年的历史,抚顺琥珀雕刻技艺自1906年中国第一个琥珀煤精专业手工作坊成立至今,也有110多年的历史。2014123日,《国务院关于公布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正式发布。琥珀雕刻被作为传统美术项目成功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本文通过对中国琥珀产地辽宁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历史资料的挖掘整理和对抚顺琥珀雕刻现状的调查,清晰阐述抚顺琥珀雕刻的历史源流、技艺特色、传承谱系、保护现状等。对于抚顺琥珀雕刻技艺濒危状况的掌握,加强保护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关键词】  琥珀  雕刻  技艺  传承

抚顺琥珀编雕送子观音

一、中国古代琥珀雕刻艺术

据考古发掘,我国目前所知最早的琥珀制品,见于四川广汉三星堆1号祭祀坑,为一枚心形琥珀坠饰,一面阴刻蝉背纹,一面阴刻蝉腹纹。我国琥珀最早文字记载见于《山海经•南山经》,其载:“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丽之水出焉,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无瘕疾”,其中提到海中产琥珀,并且佩戴它可无疾病,表明人们已对琥珀的性质有了一定的了解。育沛为琥珀的古称,如章鸿钊在《石雅》中写道:“中国古曰育沛,后称琥珀,急读之,音均相近,疑皆方言之异读耳”。或认为琥珀是老虎流下的眼泪。这些奇妙的传说,蕴含着人们对琥珀这种神秘宝石的推测和追寻,暗示佩带琥珀有辟邪保身、镇宅安神的功能。

琥珀镂空内画

中医把琥珀作为药材,最早见于南北朝陶弘景所著的《名医别录》,概括了琥珀的三大功效:“定惊安神、活血散瘀、利尿通淋”。汉代对琥珀的产地也进行了记录,《后汉书》载:“谓出哀牢”,又有《后汉书•西域传》曰:“大秦国有琥珀”之说。在其他后世文献中如《南北朝•魏书》、《隋书》等很多文献中都有记录西域产琥珀之说。从出土的器物来看,汉代已有大量的琥珀制品出现,多为饰品,例如南京博物馆收藏的琥珀制司南佩、江西省博物馆收藏的琥珀印,琥珀兽形佩等,且这些琥珀制品的雕刻形制,大都是借鉴其他材质玉石常有的题材。南北朝时期,出现了关于琥珀成因的记载,如梁代陶弘景在《神农本草经集注》中记载:“琥珀,旧说松脂沦入地千年所化”。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琥珀制品延续了汉代的风格,但出土量相对于汉代有所减少。多为饰品,但也出现了实用器,如《拾遗记》中曰:“或以琥珀为瓶杓(说文:biāo斗柄也)”。对于它的药效,人们也开始有所认识,如《宋书•武帝纪下》:“宁州尝献虎魄枕,光色甚丽。时诸将北征需琥珀治金疮,上大悦,命捣碎以付诸将”。

唐代,琥珀由于诱人的颜色,晶莹透澈与酒相似,也经常被比喻做美酒,这也是琥珀常被作为杯子等器皿的原因。如刘禹锡的《刘驸马水亭避暑》曰:“琥珀盏红疑漏酒,水晶帘莹更通风”,李白的《白头吟》“莫卷龙须席,从他生网丝。且留琥珀枕,或有梦来时”。韦应物的《咏琥珀》“曾为老茯神,本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 。 此时人们对琥珀更加了解,更愿意以诗歌赞美琥珀的神奇。这一时期河南洛阳的齐国太夫人墓,出土了许多工艺精湛的琥珀雕刻饰品。 梅尧臣的《尹子渐归华产茯苓若人形者赋以赠行》中对琥珀的晶莹剔透、昆虫包体,静电效应等进行了描述,并且记录了此时琥珀器物多纹饰,珍贵并且价值不菲:“外凝石棱紫,内蕴琼腴白。千载忽旦暮,一朝成琥珀。既莹毫芒分,不与蚊蚋隔。拾芥曾未难,为器期增饰。至珍行处稀,美价定多益”,人们还用它来祝寿,如张元千的《紫岩九章章八句上寿张丞相》:“结为琥珀,深根固柢。愿公难老,受茲燕喜”,香珀的定义也被引入文中,如张洪的《酬答鄱阳黎祥仲》:“六丁护香珀,千岁以为期”。明清人对于琥珀的来源、形成、分类、药效都有了系统的了解,并对如何鉴别琥珀,有了一定的经验。明代谢肇淛(zhè)的《五杂俎•物部四》中记录:“琥珀,血珀为上,金珀次之,蜡珀最下。清代谷应泰《博物要览•卷八》:“琥珀之色以红如鸡血者佳,内无损绺及不净粘土者为胜,如红黑海蛰色及有泥土木屑粘结并有莹绺者为劣”,这些关于琥珀分类等的记录,反映了当时人们喜爱琥珀的风尚。

老雕件渔翁

除了分级和鉴定,人们已开始对琥珀进行优化处理,如明末清初成书的《物理小识•卷七》中记载:“广中以油煮蜜蜡为金珀”,可知用加热处理来使不透明的蜜蜡变为金珀的方法在清初就已有之,并一直沿用至今。总体来说,明清朝出土的琥珀多为颜色艳丽均匀,质地致密,无杂质的上品,且此时对于琥珀的加工工艺也更加精湛。

 

琥珀店(194212)


 

琥珀历史照片(1936 )

 

双和兴创始人赵景林

二、近、现代抚顺琥珀雕刻艺术

抚顺琥珀雕刻制作技艺从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抚顺西露天煤矿开采出煤精、琥珀开始,当时的木雕艺人赵昆生、赵景霖发现了煤精、琥珀的可雕性,于1906年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煤精琥珀专业雕刻作坊,名“双和兴”(一说为双合兴),地点在抚顺千金寨,时任锦瑷铁路督办、清末著名书法家郑孝胥于1909年题写了匾额。

赵昆生担任大掌柜,赵景霖与张佰孝从事煤精、琥珀雕刻、加工。赵昆生负责销售,专门跑沈阳、大连、广州等地,生意一度做到了日本。赵昆生、赵景霖与张佰孝是抚顺煤精、琥珀雕刻的开山鼻祖和一代宗师。张佰孝后来离开双和兴,自己从事煤精、琥珀雕刻生意。

佛珠

双和兴最鼎盛时期有20多名学徒,这些学徒经过双和兴的培养和锻炼,成为抚顺煤精、琥珀雕刻技艺的第二代传人。他们有的在师傅过世后自立门户,开办了自己的煤精、琥珀雕刻作坊,培养了更多的煤精、琥珀雕刻、加工、经营人才,使抚顺煤精、琥珀加工行业逐步兴旺起来。据抚顺县志记载,“民国十九年(1930年),石炭(煤精)、煤璜(琥珀)器物作20户”可见当时的产业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

在抚顺解放以前,双和兴的弟子们支撑起中国琥珀雕刻旗帜,创作出许多不朽的琥珀雕刻作品。这一时期的琥珀雕刻以帽正、纽扣、领花、烟嘴、印章、鼻烟壶、盘珠、摆件、戒子、项链、耳坠居多。雕刻工具主要是木工凿子、刨刃、刻刀、铁挫等。1945年以后,由于战争琥珀生意凋敝,多数艺人关闭了门店,琥珀雕刻事业发展遭受挫折。

1948年,抚顺解放了。政府在发展民族手工业的方针指引下,找回了解放前夕因生活所迫而回老家的琥珀艺人,还有那些下井、做苦力的琥珀艺人们,也都陆续开始重操旧业。代表性的艺人有曹根生、曹显峰、吴玉清、吴玉斌、皮振鹏、宋德恒、戴明谦、张玉林、张景林、孙大旗、王士云、纪宗恒等,这些老艺人都有从事琥珀专业四十年以上的经历。

当时的民间手工艺制作仍然是以个体经营的方式为主。1956年走合作化道路,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成立了琥珀小组,进而又升为合作社。1958年,琥珀合作社又招收了一批学徒,生产人员达到三十人左右。这个时期入社的学员有谷秀文、商春荣、臧春华、王桂兰、刘桂香、刘金凤等人。这批学徒后来成为抚顺琥珀雕刻创作的主要力量,这个时期也是抚顺琥珀雕刻的鼎盛时期。1959年依照国家有关政策,抚顺琥珀合作社、煤雕合作社、玉雕合作社、银制品社、美术制镜社等地方手工艺合作社合并,成立了“地方国营抚顺市特种工艺雕刻厂”,此时的雕刻厂拥有各行业的艺人二百多人。后中央制定了手工业二十条,又将部分行业精简剥离,仅保留琥珀、煤雕、玉雕三个合作社,组成抚顺市特种工艺雕刻厂,于2004年彻底解体。建国后,在煤精雕刻艺人郭义带领下,办起了抚顺西露天矿农场雕刻厂,他们利用煤精琥珀出产在本矿的优越条件,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1958年毛泽东主席曾经参观过该厂。

这一时期,琥珀雕刻创作有了新的发展。代表性工艺主要是琥珀随形、大八棱、镂空内画、佛珠、手串、雕刻吊坠、编雕和合成琥珀等。

编雕技艺


 

琥珀雕刻分布图(2008



琥珀雕刻分布图(2013

由于抚顺雕刻厂和抚顺西露天矿农场雕刻厂的相继关停,琥珀雕刻人才大量转行,雕刻技艺濒临危绝,一些如编雕、镂空内画等技术已经后继无人。好在部分下岗职工和民间艺人开办了多家个体加工点,形成了抚顺友谊宾馆对面琥珀煤精工艺品一条街和古城子琥珀煤精工艺品一条街,后来抚顺市望花区在古城子地区成立了煤精琥珀博物馆,又有一批琥珀煤精店从业者进入该博物馆经营。2011年,抚顺市科技局批准成立了抚顺琥珀研究所,抚顺琥珀泉艺术品有限公司自筹资金开办了抚顺琥珀精品艺术馆,并建立了抚顺琥珀网www.fshpw.com2013年,在市政府支持下,抚顺琥珀泉艺术品有限公司主办了首届茯神杯中国琥珀、双和兴杯中国煤精雕刻大赛,一批获奖者被市政府授予雕刻大师资格。2014年在整理历史资料基础上恢复了双和兴并进行了商标注册。这一时期的琥珀经营代表企业有朱瑞臣、徐敬国、张静、程子奎、茯神琥珀等。琥珀雕刻代表人物有臧春华、成斌、张耀明、龚振涛、陈焕升、琚少君、赵健男、邱忠政等。该时期抚顺琥珀雕刻创作迎来了第三个高峰,以雕刻大师陈焕升为代表的年青一代雕刻师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创造了抚顺琥珀雕刻艺术的辉煌。该期琥珀雕刻出现了大量的雕刻把件,与人们缺乏文化底蕴、心浮气躁、喜欢炫耀有直接关系。2014年,抚顺琥珀泉艺术品有限公司建议抚顺市人民政府,申报抚顺琥珀国家地理标志保护,并受市政府委托积极组织申报获得成功。同年受市政府委托抚顺琥珀雕刻技艺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获得国务院批准。该公司同时被确定为该项目的保护单位,对抚顺琥珀雕刻技艺进行了系统挖掘和整理,2015年召开了高层次的琥珀雕刻非遗学术研讨会,恢复了已经失传的大八棱、镂空内画和编雕技艺。辽宁石油化工大学艺术设计学院与抚顺琥珀泉艺术品有限公司合作在该院开办了琥珀•煤精雕刻创意工作室,培养了专门从事琥珀、煤精创意雕刻的首批本科生。2016年,该专业被授予硕士学位授予点,使琥珀雕刻艺术完成了从草根到殿堂的涅槃。同年,抚顺琥珀泉艺术品有限公司、抚顺琥珀研究所提出并起草了辽宁省地方标准《地理标志产品-抚顺琥珀》,同年8月经辽宁省质监局批准发布实施。应该说,20062016这十年,是抚顺琥珀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十年,这十年,抚顺琥珀从业者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完成了抚顺琥珀雕刻百年未竟的事业,成就非凡。

三、抚顺琥珀雕刻的艺术特色

抚顺琥珀雕刻作品之所以成为世界琥珀家族中价值最高的琥珀艺术品,是因为抚顺琥珀原料自身和雕刻技艺均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具有典型的地域、文化特征。这些特征使抚顺琥珀雕刻制品与其他产地琥珀雕刻作品相比较,具有无可比拟的质量和艺术特色,使爱好者、收藏者发自内心的喜欢从而爱不释手。

蜜蜡雕件有余

1.原料的特殊性决定了设计的独特性

抚顺是中国宝石级琥珀的唯一产地,抚顺琥珀特殊品质的材料决定了雕刻设计的特色。传统的雕刻艺术理论讲究好料找好工。抚顺琥珀恰恰相反,是“裂料找好工”。众所周知抚顺琥珀原料与煤炭伴生,是随着煤炭爆破开采出来的。在炸药爆破震动和从高处落下过程中,抚顺琥珀都碎裂成小块的原料,而且其中还充满炸、裂。雕刻师在设计时,要对原料中的炸、裂了如指掌,充分发挥艺术想象,闪展腾挪、胸有成竹,练就高超的“避炸隐裂”的技巧,通过精湛的技艺,将这些价值不高的碎块原料变成价值连城、享誉世界的珍贵珠宝。这与好料找好工把一块有价值的原料雕刻得更有价值相比,“裂料找好工”是将一块价值不高甚至较低的材料通过艺术创作变得价值较高,这在设计上本身就有更高的境界和要求。

2.材料的珍贵性决定了作品的自然性。

由于抚顺琥珀原料稀缺和品质珍贵,价格几乎是其他产地琥珀材料价格的数倍。材料如此珍贵决定了雕刻师不能使用大型机械对材料进行粗放加工。无论是去皮、切坯、磨珠、雕刻还是搓孔、抛光的整个过程均沿用百余年的传统手工方式。雕刻师将自己的真情实感通过简单工具倾注于材料,用自己双手的肌肤抚摸、滋润着材料的光泽,使手工打造的艺术品呈现出纯天然、纯手工的自然形态和无穷魅力。此外,抚顺琥珀材料在雕刻加工前,不像其他产地琥珀需要复杂的优化处理,更增添了艺术品纯天然、纯手工的特质。

琥珀算盘

3.鲜明的地域性决定了题材的传统性

抚顺琥珀是当地的自然资源,外表包裹着碳质物外皮,琥珀质地富含油性,把玩起来越玩越亮是其鲜明的地域特征。因为抚顺地处中国北方,这里生活着女真,因此,琥珀雕刻的题材与北方地域文化和满族民族文化息息相关。一些植物如灵芝、松树;一些动物如虎、鹿、松鼠;一些人物如关羽、寿星、民间老头子以及一些吉祥题材如螭龙、如意、坐龙等都是来自满族传统文化。

四、抚顺琥珀雕刻技艺的传承

抚顺琥珀雕刻技艺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巅峰阶段,第一阶段是双和兴成立到1945年,第二阶段是抚顺雕刻厂成立到2005年,第三阶段是2006年至今。这三个巅峰时期是琥珀雕刻技艺传承最好的时期,为抚顺琥珀雕刻,培养了众多人才,使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得以代代传承。

七十年代作品镂空内画

双和兴琥珀雕刻的代表性传承人主要是曹根生、曹显峰、吴玉清、皮振鹏、宋德恒、孙大奇、戴明谦、王世云、吴玉斌、张景林、张玉林十一位第二代传承人,解放后的琥珀合作社就是以这十一位前辈为基础组建起来的,形成了蓬勃发展的抚顺雕刻厂。其中的曹根生、曹显峰、孙大奇、王世云、张景林、张玉林共培养了11名徒弟,分别是孙文英、张凤军、孙永良、秦燕、李华、刘桂香、刘金凤、臧春华、商春荣、谷秀文、王桂兰。成为抚顺琥珀雕刻第三代代表性传承人。第三代传承人时期就是抚顺雕刻厂时期,他们之中的臧春华、孙永良、商春荣为抚顺雕刻厂培养了20余名传承人,成为抚顺琥珀雕刻第四代传承人,代表性人物为龚振涛,为琥珀雕刻第一位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第四代传承人中,王月、高凤梅、陈荣福、刘建华、艾桂琴、王树清、孙文英、姜宝兰、韩玉华带学徒近30人,成为抚顺琥珀雕刻第五代传承人,这一时期没有特别突出的代表性人物,由于抚顺雕刻厂经营不景气,培养下一代传承人工作几乎停止,只有单跃和、纪纯等勉强各自带徒1人,从此抚顺琥珀雕刻技艺的传承进入濒危状态。

九十年代作品金珀十八子

此外,社会上还有一些民间雕刻艺人在苦苦坚守,为抚顺琥珀雕刻技艺的发展进行探索,代表性人物为陈焕升,为这一时期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这一时期,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发展进入鼎盛时期。
 

参考文献:

 

1.王文章《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7 ISBN 978-7-5039-3745-3

 

2.乌丙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与方法》文化艺术出版社,2015.5 ISBN 978-7-5039-4577-9

 

3.许晓东《中国古代琥珀艺术》紫禁城出版社,2011.4 ISBN 978-7-5134-0077-0

 

4.抚顺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百年煤雕》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5 ISBN 7-02061-6/Z42

 

5.政协抚顺市委员会、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抚顺琥珀》辽宁人民出版社,2007.12 ISBN 978-7-205-06279-8

6.《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材料》(抚顺琥珀泉艺术品有限公司)201312~113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